金融委再提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推动多政策切实落地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20-01-11 06:13  点击:
伍超明认为,未来央行会更多地从资金供给能力和意愿方面采取措施。这些措施可能包括放松考评机制,容忍更高的不良贷款率、提供定向降准资金支持等,目的在于激励银行更多地向

  伍超明认为,未来央行会更多地从资金供给能力和意愿方面采取措施。这些措施可能包括放松考评机制,容忍更高的不良贷款率、提供定向降准资金支持等,目的在于激励银行更多地向中小企业贷款和降低贷款利率,缓解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。

 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:1月7日,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(下称“金融委”)召开第十四次会议,研究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,部署相关工作。会议要求,尽快研究出台进一步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相关举措,并提出要围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、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要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、要继续完善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等“四个要”,切实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。

  金融委新年聚焦中小企业融资问题

 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,中小微企业生命周期短、盈利水平不稳定、信息难掌握、不对称,因此对中小企业“惜贷”、“慎贷”。目前银行已通过加强与互联网、大数据的融合,将“跑数”的数字化信息和“跑街”的社会化信息相结合,降低信用风险,增加小微信贷投放。

  在此之前,已经形成了对中小企业贷款达标的银行实行差额准备金率政策。比如,大中型银行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考核标准的,可享受0.5或1.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优惠;而服务县域的银行达到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标准的,可享受1个百分点存款准备金率优惠。

 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、新闻发言人肖远企表示,当前,我国银行业的资本补充压力还是比较大,银行虽然可以依靠利润留存的方式补充资本,但单靠内源性渠道不足以支撑业务发展,银行也需要拓展外部的资本补充渠道。从我国银行业的资本结构看,核心一级资本相对充足,但其他类型的资本充足率相对较低,且非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相对较少。相较之下,国外银行业的非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较多,资本补充工具减记和转股的触发条件明确,且执行严格。下一步,我国也要对资本补充工具的减记和转股条件进一步细化明确,并严格执行。

  会议要求,尽快研究出台进一步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相关举措。具体来说,包括四方面举措,其中之一是围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综合运用多种货币信贷政策工具,实行差异化监管安排,完善考核评价机制,对金融机构履行好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主体责任形成有效激励。

  “大部分中小银行负债来源渠道较窄且成本高,影响了服务中小企业的意愿和能力。”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认为。

  优先股、永续债向中小银行敞开大门,也利于优化中小银行的资本结构。从我国商业银行的各级资本工具和补充渠道来看,核心一级资本主要依赖普通股和留存收益;其他一级资本工具目前包括优先股、永续债,在2019年永续债创设之前,未上市或在新三板挂牌的中小银行无法发行优先股,许多中小银行的其他一级资本接近于0。

  此前金融委会议多次“点名”中小银行资本补充,足见监管部门对中小银行资本水平的重视。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,充足的资本是银行抵补风险、实现业务扩张的“本钱”,特别是在经济下行期,银行不良贷款不断暴露需要加大核销力度,以及要通过加大信贷投放支持实体经济,这些都要依靠充足的资本作支撑。

  1月7日,金融委召开第十四次会议,研究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,部署相关工作。会议指出,中小企业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、推动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,在支撑就业、稳定增长、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要坚持“两个毫不动摇”,充分认识金融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重要性,持续加大支持力度,切实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。

  再次“点名”中小银行资本补充 支持多渠道融资

  有专家表示,在目前经济形势下,量多面广的中小企业是促进经济增长、增加社会就业、提高财政收入、改善民生福祉的主力军。国务院高层密集研究这一问题,意味着在稳增长的过程中,中小企业被赋予重要使命,寄予厚望。

  会议还表示,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、竞争力、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。

  尽管近年来银行业发行资本补充工具“热火朝天”,但发行主体依旧是国有大行、股份制银行,城商行、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外源性资本补充能力相对较弱。有粗略统计显示,2018年,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券(含永续债、二级资本债)发行量近万亿元,但城商行、农商行融资规模不足10%。1月7日,工行发布公告称,董事会批准新增发行总额不超过等值人民币800亿元的资本工具。

  国常会曾披露,2019年10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3.3%,比全部贷款增速高近11个百分点。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今年10月末曾表示,9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降幅超过了1个百分点,五家大型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是2.52万亿元,增幅是47.9%,超额完成全年目标。

  对此,金融委会议提出,要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,促进提高对中小企业信贷投放能力。要继续完善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,加快涉企信用信息平台建设,拓宽优质中小企业直接融资渠道,切实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面临的实际问题。

  从根本上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,除了“愿贷”、“敢贷”外,“能贷”也至关重要。

  “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、企业利润增速下降、违约概率增加的情况下,银行风险偏好下降,贷款更趋谨慎,尤其是对民营小微企业贷款更是如此,所以此次会议提出,对为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银行,要通过‘差异化监管安排’形成有效激励。” 财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表示。

  金融委再提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推动多政策切实落地

  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、原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认为,“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、竞争力、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”提法中,三个定语内涵丰富,彼此之间密切关联,内在统一。

  为拓宽中小银行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,监管层已经有所行动。去年7月,监管部门发文允许股东人数累计超过200人的非上市银行发行优先股;另外,去年新推出的银行永续债也进一步扩容至城商行,台州银行、徽商银行、泸州银行等先后获批在境内市场发行永续债。

  银行资本补充的方式主要分两类,一类是内源性资本补充,主要依靠利润留存;一类则是外源性资本补充,方式包括IPO、定向增发、优先股、永续债、二级资本债、可转债等。
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